「Lost Paradise」

❀メーリヤです❀
偶尔耍COS 日常向喜
文渣 不太會寫甜
DIGIMON本命
NARUTO
运动相关都吃
杂食动物
JUST FOR FUN~
❀非常感谢您的喜欢////❀

【狐狸雨】黑篮/青黄 上

  • 虽说是青黄,但是有灰黄部分

  • 死亡有,私设有,不能接受者请不要戳开谢谢//////
    结果好久没写文完全都不知道怎么写了嘛TUT

  • *狐狸雨=太阳雨




狐狸雨

 

   8月8日。

   阴。

   空气潮热难捱,天空一片灰暗,酝酿之中的倾盆大雨迟迟未来,翻卷的乌云缓慢地滚动着,脚下的青石板颜色深得如同已经被打湿一样。

   他站在那里,旁边的人一言不发,埋着头看面前的一块石碑。

   明明是一目了然的简短信息,那人却好像一直没能够领悟透彻一般地盯着。

   偌大的墓园被笼上一层雾,三三俩俩胡乱地堆放着各式各样的碑,有乌鸦飞过的时候他会抬头看一眼,然后继续默不作声地仿佛自己根本不存在。

   这里啊,每个人都曾经拥有属于自我的独特故事,但是他一点也不感兴趣,会站在这里那么就,唯一的原因不过是,面前躺着的这个,他恰好认识而已。

   “喂,黄濑。”

他掏着耳朵不耐烦,一直以来的缄言陪伴抵达极点,“也差不多够了吧?”

被叫到名字的人,身体几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抬起头却始终没有转向他的方向。

只是天空风云突变,闷声雷响,迁徙而来的云就这么仿佛不受重负一般地挤出雨滴,往下落。

他看到是,眼前的人像是猛然醒悟了一般地看着天空,伸手去接,眼中印着这一片天空,却好像又有什么不同。

雨很快就砸了下来,细密如织。

这沉闷的天气以及沉闷的气氛都令他想要快速撤离,而就在他准备去拉的时候,旁边的人慢慢地转过了头来。

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就这么肆掠而来。

 

 

青峰大辉抢回黄濑的时候,这个奄奄一息的人在他破旧的小公寓了一连睡了好久天。

身体上的伤看起来严重却没有一个致命,只是张牙舞爪一般地彰显着存在感,深浅不一的伤口在血被擦掉之后开始慢慢结痂,丑陋得不像是会长在黄濑身上一样。

他在脱光黄濑的衣服上药时,稍微还有心情吐槽一下对方仅有的一丝人性,除此之外全部是密密侵袭的焦躁感与不安。

他从未看到过这样的黄濑,也低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曾经认为男人的话即使负伤也仍旧帅得精彩,今时今日却只有想要报复的隐忍与毁灭一切冷静的心疼。

他想起很久以前也是这样,在那个透光性良好,偌大空旷的球场内,只有他和黄濑两个人。

黄濑也是这样慢慢的,仔细小心地替他清理着伤口。

那个伤口比现在的大很多,在膝盖上,血肉模糊成一团,看起来特别丑。

尚显稚嫩的人手足无措,拿着一堆药品却不知道应该先上哪个,一抬头就是泪汪汪的眼,带着哭腔地问小青峰怎么办,痛不痛?

他觉得而很好笑,明明伤在自己身上,为什么这个家伙要那么紧张。于是他一拳擂到对方的胸口上,“看到你这个表情,我才要难受死了,快点,先用那瓶清洗一下伤口。”

这个球场很空荡,说话的声音都好像在回想,青峰双手撑着地,上半身稍微后仰地环顾。淡金色的光有规律地整块整块印成方形。光洁的地面暗一块阴一块,明明是这么斑驳,却令人平静而安心。

“会痛吗?”

黄濑轻声地问。

伤口不痛啊。

一点也不痛。

至少,比起看到黄濑那种表情,要令他轻松得多。

而今双方角色互换,他也终于有所体会,关心则乱大致上就是这种感觉,只是黄濑的状况比他当初严重得多。

昏迷中的人艰难地挣扎着,像是在抵抗一般不配合,包扎好的伤口就这么又浸出血,青峰无可奈何,又不敢使劲,只能够像是傻了一样地两手举着绷带,却无从下手。

“黄濑!喂黄濑!”

他也不知道黄濑听不听得见,在他扛着这人回来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意识不清,夜太深大多药店又关了门,心情七上八下没个准的情况下他只得先把黄濑丢回了家,然后挨家挨户地砸开药店店门。

黄濑迷迷糊糊地,脑袋也随机地左右摆,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过,尚且未曾处理的伤口在血干涸了之后腻在一块儿看起来好像特别严重一样。

青峰甚至想一拳把这家伙揍晕,再慢慢地制作一个木乃伊,但是好歹没下去这个手。黄濑继续反复无常,甚至因为伤口的原因发着低烧,嘴里念念叨叨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随着语气也放柔,耐下心来一声一声地喊。

或许这样的作为好歹是起了点儿作用,仿佛止痛剂或者催眠剂一般地令黄濑多少安分了一些,他重新开始包扎,这一次下手更轻,黄濑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没了动静。

青峰不太懂这个动作意义为何,几次尝试抽离都以失败告终,视线停留在黄濑的手上顿时没了想法,常年昂扬的眉头就这么顺了下来。

修长而指骨分明,皮肤天生白皙,这么一双打篮球都嫌奢侈的漂亮的手不应该满是伤口与血迹,它仍旧有力,却不再如常。

这与暴殄天物并无两样。

他看着,想着,莫名地就回握住了黄濑的手。感知到这个举动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确认过之后却又仿佛无比安心地再度昏睡。

青峰大辉忙碌着的双手突然不知道怎么的就再没了机动性,绷带被扯开了还拽在手上,却不晓得应该先缠哪里。一旁丢着的带血的棉花刺眼中还带着异样的美,消毒水也好生理盐水也好一瓶瓶放在手边,乙醇更是催眠。

有那么一会儿,他很想把这个垂死的人丢在一边的。

惩罚好了伤疤忘了痛的人,这么做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就在他被黄濑看着的那瞬间,他又混沌了。

这个人太信赖他了,让他有了一种,如果不赋予等同于此信赖的行动,就枉为人的想法。

 

他们曾经有过短暂的暧昧期。

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

在尚且情感不算分明的高中时期,也或许是初中时期。

说不上是彼此心照不宣,似乎这方面的感知要迟钝于同龄人的青峰大辉直到离国之前才隐隐察觉到了黄濑对于他的不寻常感情。

那一刻独自立在机场候机厅的他陡然产生了莫名的感觉,一种尚且有未完成事情的梗塞感。

他甚至鬼使神差地检查了手机邮箱,回头超过十次,然而结果是并没有新邮件,也没有那个他不知为何抱着‘绝对回来’念头的那个人。

他对于黄濑,有一种超乎异常的自信心,那或许来源于对方的依赖与倒贴。

在他所有的记忆中,黄濑都是那个闹着叫着跟在他身旁或者强制性地挤入他身边的人。没有人会拒绝主动用热脸来贴自己冷屁股的人,况且这个人是黄濑。被这么纠缠着,他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一种盛气凌人的感觉,何况他是青峰大辉。

现在他要走了,对方却一句话也没有,哪怕是轻描淡写的‘一路顺风’,也只是可有可无的顺便提及。

他往上翻着邮件,试图找到那其中能够将他的猜想验证为实的语句,无奈那些词词句句太过于平常,也甚至有些他批量删除掉的部分。或许黄濑曾经提及过有关于对他的喜欢,也被他漫不经心地随意抹杀。

想到这里青峰实有不爽,手指来回地在屏幕上滑动,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地按下了通话键。忙音持续了好长时间,烦躁感在这一段时间内保持着昂升态势,直到挂机前一秒他才听到一声应答。

“小青峰?”

那之后黄濑叫了他的名字。

本来对于这个称呼他并不太在意,不管怎么说也是黄濑延续了好久的习惯。从入部以来带着那张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地以‘这是对于认可的人的特别称呼方法‘为借口轻易化解了他的不耐,到身体拔高心智慢慢成熟,再不寻常的事物也变得习以为常,对于黄濑这样的称道他已经默默接纳消化。

只是,在这个时刻,当听到对方这么说的时候,青峰那莫名堆积起来的焦躁,突然之间就这么再无气可发。

他本来应该要说什么来着?

语言能力化整为零,偏偏记忆翻江倒海,硬是要将所有都抛开土层晾晒在阳光下一般地耀武扬威。他在脑海里不断过着以往的种种,零碎的记忆地如同走马灯一样快速地掠过,捕捉不及,也令他无从开口。

就这么拨号通话延续着沉默,对方也不催促,只是在大概1分钟过后好心提醒,说,“小青峰你有事吗?公司现在很忙,有事的话我等会在打给你哦。”

然后电话挂断了。

他想起了自己想说的话。

黄濑你是不是喜欢我。

黄濑我要走了。

黄濑你要是喜欢我的话就等我回来。

哦还有,在这段时间你不准喜欢上别人。

他的自信,以这个时刻为结点,将他的自以为是归结为了自作多情。他哪有黄濑那么老谋深算那么隐忍多情。一个能够将被所有人察觉到的感情仍旧默不作声地在他面前蛰伏那么多年的人,想要再将之埋藏几年又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到最后他也只能够握着手机半天回不过神,屏幕上黄濑的名字变暗消失,最后倒映出他一张怅然若失的脸。

不应该是这样的。青峰只是下意识这样觉得。

明明是黄濑那家伙先来招惹他的,为什么到头来,困扰纠结的人却是他。

然而日程表却没有能够给他恢复的时间,下一秒他就踏上了去往他国的旅程。

青峰大辉一路直走没有回头,所以他也不会知道,在人群中的那个人看了他多久。

 

异国旅途历经了三年。

这三年里,昭然若揭哪怕是到了显而易见的程度,也仍旧没有能够得以正名。

通话有视频有,隔着海岸打游戏也有,甚至青峰还不由自主地做过试探。

这番举动明显不像他的作为,但是人一旦受到了某种来自于心的驱使,一切的行动力都只能够归为无能。

彼时他们刚刚从某款新推出的篮球游戏中登出,一群临时组队的队友莫名其妙地发来为何突然退队的疑问,青峰干脆下了线,直接一个越洋电话打了过去,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诶?诶?小青峰?!为什么突然下线啊,不是还没有分出胜负吗!”

“无聊。”

那边还在不停地叫着‘继续继续,这一次一定把你打到笑不出来’,他觉得有些吵地皱了眉,但不知为何心情很好。

青峰有着某种天赋,是与篮球有关的一切。不论是实际操作还是虚拟空间,好像都能够令他战无不胜。

“明明还是输了几次不是吗?”

黄濑语气依旧如同往常,看似抱怨之中夹带着钦羡与骄傲。这份感觉不管青峰是敌是友都源自内心,亘久不变与日俱增。

“要我把你打到10比70试试看吗黄濑?”

“绕了我吧小青峰……”

一旦他认真起来,黄濑立刻就苦口叫饶,也不再提游戏的事情,安静地等着他进入正题。

“公司最近还忙?”

“恩还好,”黄濑敷衍地应了一声,“是说为什么小青峰要突然关心我公司的事情啊?”

“想到什么说什么呗。”

“没话说的话为什么打电话过来!”

那边有点儿失笑,很快整理了状态开口,“那么换我来问,小青峰过得怎么样呢?虽然说一直都没有提及过这方面的话题,美国的话应该是小青峰的天堂吧?”

“哈?”

“很多巨乳不是吗?有没有特别喜欢的那一种呢?”

“笨蛋,在说什么啊。”

“诶?难道说时隔多年小青峰的口味已经改变了吗?”

“那你呢?”

“什——”

“喜欢的人什么的,”青峰觉得而特别别扭,即使黄濑根本不在眼前,也脸红脖子粗好像世界末日快要来临了一般地在沙发上调整了坐姿,“有吗?”

他这边是半夜,日本那大概还在白天。换做白天的话理智的青峰大辉或许不会提到这么感性的话题。他一直以来都特别冷静,或者说粗神经慢半拍,但是对于已经察觉到的事情却会越来越在意。

“我啊……”

“不过像是你这样讨人嫌的人,应该是不会有人喜欢的吧?”

青峰抢了话头,黄濑有两秒没吭声,之后才苦叫连声地说着好过分。

在怕什么呢。

总不能去怪窗外灯火太过于阑珊,各种色彩混在一起扰人心绪;也明显与电视上正在重播的今日球赛氛围紧张无关。他很明白原因是什么,却总是不想服软认输。

青峰大辉,是只能够输给自己的人。

现在,他输了。

“我啊,可是一直在等着小青峰回来哦。”


评论
热度(16)

© 「Lost Paradise」 | Powered by LOFTER